工艺品网 地方工艺品生产是一种文化 特产是一种乡愁

散文诗是我回故乡最便捷的通道

2019-09-29 09:46:00 投稿人 : 手艺人 围观 : 12 次 0 评论

  我于1988年开始文学创作,断断续续30年了。先写诗,后写小说,现在专攻散文诗。获过无数小奖,也出过几本书。201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我的写作极其功利,作品一出来就往报刊投,投得越多,稿费越多,以致于有时发表了还有错别字,每次拿到样刊,总是懊恼顿生。也由于为稻粮谋的嫌疑,唱过四季歌,写过应景文。很长一段时间,注重了发表数量,写作停滞在一种“玩”的状态。虽出了3本书,但我觉得最好的作品不在其列。近3年开始用心写东西,包括散文诗、散文以及少量诗歌,每年都有数额不等的创作补贴,对我的写作是一种肯定。有时,一篇三五千的散文就是我一个月的创作,但我不急。

  散文诗有诗的精髓,处处闪烁着诗性的灵光;散文诗有散文特质,叙事因此有了足够空间与可能。我力求在精短篇幅里融入散文的形式特质和诗的元素,让短小精干、诗意隽永的散文诗,去抓住生活中一瞬即逝的美丽。最初想写大地上的大风景,以为所谓的大题材好写,写出的一定是大散文诗,但写得越大,作品越空。更多时候,追逐着时间的风向,见什么写什么,闻着春风的泥香,我写过时光的马蹄,叩拜绽开的花朵,我写过寸金的生命。

  遇上一些散文诗前辈,知道了自己的软肋与短板,沉淀与积累不够,写出的东西质量不高。随时间推移,我知道散文诗是一座高山,写了十多年,还只能在山脚仰望。散文诗是一条大河,苦苦寻觅,还只能在大河之源徘徊观看。我力求变,让自己的作品变得深刻,因此节约文字,不让一滴墨水空落到洁白的纸张,尽管这种变仍然可以洞穿我内心的稚嫩,总算走出了循规蹈矩的天堂,学会舍弃,学会扔下,学会内敛,才有后来的“窝索洼”“高原之上”系列组章,才有连续十年入选散文诗年度重要选本,也才有一个又一个的散文诗奖。

  重新审视自己的转身,虽说不上华丽,却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我是高原的孩子,我的散文诗掺进了高原的红土,落上了苦荞的香味。散文诗集《云南大地》算是我的一个小结,每一章都有高原的韵律,甚至每一粒文字,都裹着高原的烟火色。《云南大地》写的是一个寓言和历史的高原。我所展示的是一个文化象征意义上的高原,以“考古学”式的诗歌书写方式,考证出一个地域的祖先,以及高原背后所蕴含着的神话、起源。生活在云南大地的生灵们可以不富足,但却是和谐幸福的,云南大地上的人们对自己生活的那片红土地的感情贯穿了生命始终,原来,散文诗完全可以表现云南大地的美,景与人,厚重的历史与值得展望的明天……

  散文诗不是简单对事情进行肢解。发现只是第一层面,剖析才能进行深度挖掘,散文诗并不贫瘠,与小说诗歌散文一样,只有找到自己的方式,方能掘出富矿,通过思想的网筛,留下真金的砂粒。在散文诗的崇山峻岭中,诗人是寻找花朵的孩子。云南大地满载着谷粒的光泽和山花的清香,成为我笔下盛开的最为美丽的花朵。寻找是过程,表现是目的,用语言的利剑劈出蕴含于红土之下活生生的大美,从高原深处挖掘质朴的激情和生命的光芒。当我展开被庸常生活揉皱了的灵魂,才发现散文诗表面上看是小家子气的文体,却完全可以诠释云南大地,感悟大地上的历史与文化,解读象征性意味很浓的高原,怀念高原或贫或富的生活。我力图在关于高原的散文诗里有铁的质地、有棉的温柔、有山的高度与红土地的敦厚。大师收获了大地,我捡拾掉在地上的麦穗;大师收获了天空,我等待落下的鸟羽;大师歌咏山川,我吟唱日月;大师为气势磅礴呕心沥血,我为一缕清风心止如水。

  散文诗,是我回到故乡最便捷的通道。大部分的人与事都写老家,阿定山上的妈妈、患癌症的父亲、精神病的弟弟、五十多岁还在深圳打工的姐姐,都是真的,真的人真的感情,这部分给读者印象还不错。只是写得太真了,便成为小说,很多散文投出去,别人都当小说发了。小说讲究语言,可这语言的根在于生活。积累少,加上缺少思考,写过的小说成为蹩脚的散文脚料。我认为,好的散文诗要有自己的想法与思考,思想可以说是散文的“拐杖”,没有思想的散文诗最多不过是一堆流水账式的记录,读者只能从文字的密林里读到人云亦云、浮光掠影。云南是可以出好散文诗的地方。云南的散文诗写作若没有深挖细锄,便放过了一堆堆富矿;若没有责任与危机感,便乐于沉迷在风花雪月的轻浅歌吟。散文诗的形态在当今而言,呈现异彩纷呈的状态。或以浅显的文字记录生活,或以优美的语句修饰主题,或以粗俗的言语夸张内容,或以朴实的主调加以铺展,作者无论采用哪一种形态进行描述,都不能脱离生活的本质,否则,再华美的词语堆砌,也都将黯淡无光。

  事实上,好的散文诗就是许许多多微小而美好的元素构筑的,缺少细节,又怎能撑起恢宏的文学大厦呢?对于写作,有人推崇天授神予,说大作品得有神助,但我要说,很多作家都受到了肉体与心灵的双重煎熬,有时候,写不出来的困顿其实也是件好事,写不出来其实就是对写出很欢畅的那种质量的反讽,也许写不出来之后,就会有出其不意的作品诞生。发生过“写不出”的作家中有两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:一是美国《老人与海》的作者海明威;另一位是写了《雪国》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。但很多写不出来的作者,其实是穷途末路了,如果还想东山再起,也许犹太人的励志名言“如果行不通,就还要加强力度”就是最后的强心针。我属于随时都可以写,但写了很长时间回过头仍然是老样子的作者,我的自信来源于对生活的积淀,还有对语言的体悟,因此我相信会写出更好的散文。

  在散文诗的崇山峻岭中,作家是寻找花朵的孩子。当我们展开被庸常生活揉皱了的灵魂,才发现奋斗使人生壮美,感恩使生活绚烂。无论从风景的角度寻思,还是从生存的角度切入,我作品里的乡土有铁的质地、有棉的温柔、有山的高度与红土地的敦厚。

  想起《暴风雨》第五幕第一场中普洛斯佩罗的几句台词:“狂欢已经结束,一切化作烟云无迹可寻,而我们只是织就梦幻的材料,长久的睡眠环抱着我们短促的人生”。离开职场,我没有某些离退休人员的失落,但确实有一些时日,我像一个走投无路的人,在城市与乡村之间,像一个不得其门而入的人,回不了故乡,入不得城市。老家的房子还在,但已不是原本意义上的家了。所以,我只能窝在城里,以散文诗的形式,想念一个回不去的地方,表达对故乡的相思与问候。

  跨越四千年跑步奔小康

来源:工艺品网,转载请注明www.netert.net,互联网工作室!

相关文章

  • 种回故乡民族诗写的别样鲜活
    种回故乡民族诗写的别样鲜活

      “故乡”或云“乡愁”是中国诗歌的底色,她犹如一张母版反复印刷着中文诗歌写作者的心灵,这些心灵有汉民族者,也有少数民族者,民族、语言,并不能割裂他们一样的情愫。汉高祖刘邦的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...

    2019-10-07 09:02:21 关于家乡的诗
  • 诗集《告别故乡》出版发行:十年乡愁成诗 诗同故乡四季
    诗集《告别故乡》出版发行:十年乡愁成诗 诗同故乡四季

      青海新闻网·青海新闻客户端讯 “从农村走向城市的一代代人,不都在不知觉中、不停地告别故乡么?离开故乡之后,我开始写诗。”十年乡愁,美好的乡土记忆自然落笔成诗。近日,青年诗人黎鸿凯个人诗集《告别故乡:边外2007-2017诗选...

    2019-07-05 23:16:06 关于家乡的诗
  • 微笑散文诗作品 故乡的路
    微笑散文诗作品 故乡的路

      【诗人名片】微笑:本名邹吉梅,高级美容整形顾问,中国公益记者及艺术顾问。喜欢用自己的方式书写文字,喜欢用声音诠释文字;有些人有些事也许我不懂,但只要微笑。作品发表在各网络平台,更多作品查询中国公益记录者在线。...

    2019-07-05 05:42:37 关于家乡的诗